水下拍摄的法国"戴高乐"航母和"凯旋"核潜艇


从“90后”人群立遗嘱增长的趋势来看,越来越多的“90后”接受并愿意订立遗嘱。白皮书显示,2017年有55位“90后”在中华遗嘱库登记保管了遗嘱,2018年累计178人,截至2019年底,总人数已增至344人。

引人关注的是,80%立遗嘱的“90后”已经有自己的房产,几乎所有“90后”在写遗嘱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银行存款纳入遗嘱分配的财产当中。

美国公共广播公司(PBS)的记者亚米切·阿尔辛多(Yamiche Alcindor)向特朗普提问,“为何美国的人均检测比例仍然不如韩国,美国的检测力度什么时候可以与其他国家持平?”

单身人群、再婚家庭立遗嘱比例偏高

阿尔辛多并不是唯一一个遭特朗普怒怼的美国记者。当地时间30日,CNN记者列举了一连串特朗普自疫情发生以来说过的“大话”,并质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和民众说明真实情况。特朗普当场回怼:“你刚才问的问题真的很恶心”。

从立遗嘱人的学历水平统计来看,此类群体中,学历集中分布在“高中”及“大学”两个阶段。同时,三年来,小学、初中学历的占比在降低,而大学学历及以上的立遗嘱人数比重在增加。

白皮书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底,共协助2333位60岁以下中青年人订立登记遗嘱,其中男女比例约为4:6,女性人数明显高于男性。从区域分布上来看,中青年立遗嘱人主要分布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。

中华遗嘱库管理服务部主任汤婷婷解读表示,在实际工作中,拥有房产的“90后”中,父母买房挂名在子女名下的现象很普遍,还有的父母甚至会将自己的部分股权挂在子女名下。“这也是订立遗嘱的重要原因,防止自己发生意外财产丢失。”汤婷婷说。

特朗普接着说,“我没有说人均”,他还声称,“美国做的检测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。”最后他话锋一转,开始谴责阿尔辛多,“你不该问这么刻薄的问题,你应该祝贺那些做过检测的人。”

此前一天(3月29日),阿尔辛多向特朗普提问物资短缺问题时,就被特朗普打断并拒绝回答她提出的第二个问题,随后阿尔辛多的话筒也被相关人员拿走。